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我的帝国无双

第545章 白拍子

我的帝国无双 录事参军 2551 2020-09-20 01:49

  

  

坐在摊位前,和对面老翁随意聊着,这是一个卖竹篮、竹笼的取竹翁。

  

陆宁将话题引到齐人身上,老人却很茫然,显然对他来说,那是很遥远和他生活不相关的事情,他只希望这次大老远来到大宫町售卖他一家伐竹又编制很久的竹篮等等,能很快卖光且卖个好价钱。

  

陆宁微微颔首,下层之民,很多都如此吧。

  

远方,此起彼伏的喝彩声,离得远,陆宁也看到,高高架起的竹竿上,一名头戴高高白帽,穿着雪白宽袖和服的女子,手持金色折扇,正踩着竹竿翩翩起舞,随着竹竿晃动,她便有时会微微弹起,看起来惊险无比,但总能又稳稳落在竹竿上,围观人的叫好声络绎不绝越来越响,看热闹的人也越聚越多。

  

将杂技融入了舞蹈,对现今白拍子女艺人来说,可是极为罕见,也莫怪叫好声震天,甚至吸引了半个街町的人去看。

  

陆宁摸出一贯的纸币,对老者道:“你这些我包了。”

  

老者立时茫然,陆宁笑道:“你将这些竹笼竹篮都送去治安所,这纸币,可以从那里兑换铜钱。”

  

和历史上一般,中原铜币在东瀛也是合法货币流通,但陆宁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好事,至少现阶段不是,如果纸币能在东瀛畅通无阻流通才好。

  

老者期期艾艾说不出话,他也不知道陆宁所说是真是假,看着陆宁起身离去,琢磨了好一会儿,还是决定去治安所碰碰运气,感觉这年青人,应该不会这么无聊来作弄自己。

  

……

  

陆宁挤到人群最前面时,那白拍子刚刚从竹竿上轻灵跳下来,场中应该是她父亲的老头用力敲着梆子大声喊:“明纱式部,来自贺美的明纱式部,正要去京都献艺,请大宫的贵人们多多帮忙!阿里嘎多够咋衣麻斯!阿里嘎多够咋衣麻斯!”说着连连鞠躬。

  

那两个扛着竹竿的壮汉,此时也纷纷向四方看热闹的人群鞠躬说谢谢。

  

显然,这是个家庭组合,苦心培养出来的白拍子,要去京都闯出个名堂。

  

随之那年纪大的男子端着木盘请赏,和中原街头卖艺的伶人差不多的规矩。

  

老者走到陆宁面前时,陆宁顺手扔了两个铜钱进盘,身上一向带铜钱不多,这是仅剩的两个了。

  

“喂,老头!你的女儿叫明纱式部,你是式部大人?还是你的亲人有式部大人?”横蛮的喊声,从另一边,挤进来两个高大的东瀛武者,走路摇摇晃晃,看起来便喝醉了酒。

  

现今能喝醉酒的,那都是极为有身份之人了。

  

围观的人立时哄的少了一半,显然是惧怕这两名武者。

  

听认识的人在旁边议论,果然,这两个,是大宫神社武藏家收留的浪人,传闻是在本国打死人逃离,流浪到了此间,两人一个叫立三郎,一个叫真本,特别擅长格斗,就在两个月前,曾经两个人联手,在本町打倒了十几个惹事的外来武者,还把其中几个割了耳朵,那些外来武者,是响应义勇令去鹿岛看有没有发达的机会的。

  

两个人呼呼喝喝,到了老者面前,满脸的不善,就是逼问老者祖上可曾获得式部一职?为何其女叫明纱式部?

  

两人说的倒是在理,从正理,就算本人没有官职,但也需要比较亲近的亲人有官职,才能在名字后加官职名以抬高身份,但通常来说,这种胡乱加官职尊称的名字所在所有,也没什么人非要较真。

  

两人显然是喝多了,没事找事。

  

老者又鞠躬又道歉,甚至将刚刚的赏钱,分了一大半给两人,两人这才作罢,转身离去。

  

看着他二人背影,老者长叹口气,垂头丧气的招呼两个儿子,收拾摊位准备走人。

  

陆宁拣起地上一枚铜钱递给老人,老人连连感谢:“谢谢,谢谢!”又叹口气道:“看来这里不欢迎我们,我们要尽快离开。”

  

其实陆宁方才倒泛起个念头,如果装扮成伶人跟着老者一家去京都呢,说不定,能抓了小野好古,甚至抓了东瀛天皇,倒也很好玩。

  

当然,也就是随意这么一想,当然不会真的去,对自己的战略意图根本没什么帮助,也没什么意义。

  

听老者的话,陆宁笑道:“也不是,如果你去距离神社最近的那条街,就不会有这些恶霸勒索了。”

  

老者微微一呆,“为什么?”

  

陆宁道:“那里是齐人控制的街,治安很好,不会有人闹事。”

  

老者却有些狐疑起来,上下打量着陆宁,不说话,显然是担心陆宁骗他们这家外乡人,出虎穴,又进狼窝。

  

他一家要上京闯出些名堂,这自然不是乡下普通农人能有的志向,也不是普通农人能付诸行动的事情。

  

普通农人家庭,自也培养不出优秀的舞姬,那些出身普通农家的优秀舞姬,都是童年就被卖给了戏班之类。

  

老者一家,甚至有一辆挂车厢的牛车,那叫明纱的女孩子,跳下竹竿后,就躲进了车厢。

  

此时,车厢内女子清脆声音“父亲大人”。

  

老者便走过去,隔着车窗,和女儿谈论了一会儿。

  

老者便走回来,打量了陆宁两眼,笑道:“我叫行长,敢问小郎君名字?”

  

陆宁道:“叫我大郎好了。”

  

老者有些诧异,便从盘子里摸出几文塞给陆宁,“大郎君,还请带路,”

  

陆宁没接铜钱,不过想到自己正好也准备去御所,微微颔首,“好,你们跟我来。”

  

老者两个儿子收起小鼓、竹笛等乐器,便牵动牛车,跟陆宁前行。

  

陆宁身材虽高,但不显肌肉,离得近了,老者看着他背影连连摇头,嘟囔了句什么,是方言,陆宁也没听懂。

  

车厢里响起清脆女子低低声音,“父亲大人,不可如此说,大力士表演,我们一路可以再找。”声音很低,是嘱咐其父的,但陆宁耳朵灵敏,听得清清楚楚。

  

陆宁却是边走便琢磨,自己自然不会跟他们去京都,但他们正寻大力士?从侍武士里选几个跟他们去,遇到特别重要的消息,便可以遣派一个人回来报信,如此也不错。

  

在京都决心驱逐“齐寇”前,九州等地齐商早就不再去,而每一次重大的变故,京都里那好不容易埋下的几个细作便有一个要想办法离开将消息传递出来,如能再不露痕迹派出些细作去京都,倒是不错。

喜欢我的帝国无双请大家收藏:我的帝国无双更新速度最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