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刺客的名字

第77章 狼王和七狼头

刺客的名字 松清 2936 2020-09-20 00:52

  

  

我顿住,望望整托着腮帮子用一种迷离的目光望着我的她,笑了笑,道:“干嘛用这种眼神望着我呀?”

  

柳风儿淡淡地笑:“你说得真好听,继续啊,姐姐还想听。”

  

“那我唱首歌儿给你听吧,一首怪怪的调,怪怪的词的歌,你愿意听吗?”

  

她点点头,“嗯”了一声。

  

我喝了口茶,润了润喉,清清嗓音,便以一种平静的心情开了口: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

  

当你老了走不动了炉火旁打盹回忆青春

  

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

  

假意或真心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爱你苍老脸上的皱纹

  

当你老了眼眉低垂灯火昏黄不定

  

风吹过来你的消息这就是我心里的歌

  

……

  

我这首前世曾经超红的歌唱毕,她还在单手撑着腮帮子的,但却闭上了眼睛,轻轻开合双唇:“完了吗?”

  

“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

  

她慢慢地开了眼,表情平静地望着我:“这词儿,这唱法,真怪,不过真的很好听。虽然我对词曲儿不是很懂,但是听着你唱,总觉得很有那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让人思绪飘向了远方,老的时候……要是我老时,有一个这么爱我的人在我的身旁就好了。那将会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

  

她望着我怪怪的微笑。

  

我道:“会有的。”

  

“嗯…姐姐相信你也会有的。”

  

“呵呵,或许吧!”

  

“这词儿是你自己作的?”

  

“你猜猜。”

  

她掩嘴噗呲一笑,尔后起了身,道:“对了,姐姐现在得去找些纸墨来。”

  

我一脸懵,问:“做什么呢?”

  

“你得把刚刚的歌词儿写下来,送给我啊!”

  

“这送东西还有强迫的啊?这样子可变成强行索要了呀?”

  

“在我眼里,这就是送。”

  

“那你总得问我愿不愿意送呀?”

  

“这由不得你,你不送也得送,就这么定了。嘿嘿……”

  

说话间,她已开门出了房间,连门都没帮我带上,一副火急火燎的模样儿,恍若慢点就怕我走了,就不写这前世的词儿送给她了似的。

  

我笑了,觉得这个女人有时候还是挺有意思的。

  

后来,她拿了纸墨笔过来,我便如她所愿把那首《当你老了》的歌词写给了她,她好生收好,然后就在我房中跟我喝茶,聊着一些不着边际话语……后来也不知到什么时候她才离开的,不过应该挺晚的了,反正向来都精神充沛的我都感觉到有些许倦意了……

  

***

  

沙漠之王漠西狼手下有七员大将,称作七狼头,分管他手底下七部,每部约莫三十至五十人不等。

  

七狼头分别为:

  

一狼头千叔——五六十岁的男人,漠西狼身边的谋士、军师

  

二狼头豹子——身高臂长、长着一字眉的中年壮汉,力大无穷

  

三狼头张永合——长相不祥,来自内境,擅长收集情报

  

四狼头双刀侠柳沙泽——腰挂双刀,擅长使用双刀

  

五狼头响尾蛇李志牛——侏儒男人,擅长鹰爪

  

六狼头蜈蚣阿力——尖嘴猴腮,擅长不祥

  

七狼头蝎子卡西——长相不祥,擅长不祥

  

以上是次日吃早点的时候,柳风儿为我提供的关于狼帮的相关情报,至于她从那儿弄到的,我没有问,她也没有说,但我觉得她给我提供的这个信息很重要,应该不假,是我到时需要的。

  

这一天,如我所愿,天晴朗,无风。

  

吃过早饭后,我和狼娃便去牵着三头骆驼,带上准备的东西出发了。柳风儿把我们送出了县城外。

  

刘大山没见人影,想必想通了,不肯跟我们一起走了吧!

  

在分别时,她又老调重弹地叮嘱了我和狼娃此行要注意的,要提醒的。我和狼娃都点头应允,说记下了,让她别担心什么的。

  

她好像有些担忧和不舍地挥挥手:“那你们就出发吧?!”

  

狼娃:“那柳姐我们就走了啊,你回去吧!”

  

我:“就是啊,姐姐。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回去吧!”

  

她淡淡地笑:“你们先走吧,不用理我的,我想站在这儿看着你们离开。”

  

狼娃没再说什么,牵着两头骆驼先行了。

  

我望望她,然后笑着冲她挥挥手,道:“走了。”——然后拉着骆驼慢慢前行。在前行了二十多米后,我突然驻足停下,迟疑了片许,心头一热,便放下骆驼绳,回身跑了回去。

  

她惊愕地望着我,不知我为何突然跑回来。

  

我跑到她面前,二话不说就把她一把拥入了怀中,紧紧地抱着。她没有挣扎,或许是已被我这热情奔放的举措弄得有些懵圈去了,没反应过来吧?

  

片许之后,我松开了拥抱她的双手,扶着她的头,在她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吻,之后重新拥抱回她,道:“姐,你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上见过的第三个好人,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呀!”

  

“嗯。此番前去路途凶险难测,盼弟珍重。”

  

“弟铭记。”

  

“你方才说我是第三个,那前面两个分别是谁呀?”

  

“你猜猜。”

  

她笑了,笑容很美,很甜,没了方才的忧愁和不舍。

  

我没有再说什么,望了她几秒,摸了摸她俏丽的脸,笑了笑,说了“走了”二字,便转身小跑离开了。

  

“吾弟切记万事小心,万事留心眼呀!”

  

我没有说话,只举起右手做了一个OK的手势……

  

我重新牵上骆驼缰绳,走起,追在几十米开外站停望向我,等待我的狼娃走去。

  

没一会儿追上,我道走吧!狼娃便牵着骆驼走起。

  

“你刚刚为何跑回去抱我柳姐,还亲吻她的额头呀?”

  

“你都看到啦?”

  

“我又不瞎。”

  

“那你想向我表达些什么呢?”

  

“男女有别,授受不亲,你不懂吗?”

  

“我懂啊,但是我拥抱她,亲吻她的额头,代表着我敬重她,不舍得离开她呀!”

  

“狗屁,在我看来你就是赤luoluo的占柳姐便宜,打着敬重的名义占她便宜……”

  

“瞧你这话说话,怎么把我说得那么龌龊、卑鄙和无耻呢?”

  

“难道你不就是这样的吗?”

  

我没心没肺的笑:“狼娃,其实啊,我跟你在这里聊这个真的是毫无意义的。我和你柳姐的事情你不懂的。你也别生气,你看到了我那样做,她没有反抗,也没有生气,反而笑了,所以啊,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你真的不懂。”

  

狼娃瞪着我:“如你敢做什么对不起我柳姐的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道:“我和你都要进沙漠了,我还能对她做什么呀?!你这脑子啊,就是有点……”我嘎然而知,没有说下去。

  

狼娃问:“有点什么?”

  

我笑:“你猜猜。嘿嘿……”

  

狼娃瞪了我一眼,不再言语……

喜欢刺客的名字请大家收藏:刺客的名字更新速度最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