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子午春秋

第593章 王子朝之乱(三)

子午春秋 云垂天地间 2372 2020-09-14 19:00

  

  

刘文公说:“宾起做事滴水不漏,我们找不到他的罪证;他平时装作正直勤勉、忧君忧国的样子。这种人最危险,他一旦再次作恶,恐怕大家都无法幸免。依臣的想法,既然王廷之上无法惩罚他的罪行,就只好在法外杀人了。”

  

周悼王正是这个意思,就把任务交给他去执行。刘文公于是集合族甲,在傍晚时分进攻宾起。诸王子和大夫们不清楚发生什么事,全都躲在家里不敢出门。

  

宾起被杀后,单穆公派信使以周悼王的名义召集大臣们到他家来;人们还是普遍相信单穆公的,因为这个人从不耍阴谋诡计。大夫们纷纷赶到单府,周悼王稍后也到了,他宣布了宾起的种种罪行,并且表示惩罚到此为止,不再扩大范围。尽管周悼王手里什么证据也没有,但是大臣们普遍相信宾起干的坏事远比他公布的多得多。

  

之后,周悼王与大臣们歃血为盟,大臣们宣誓效忠,并诅咒违反盟约者不得好死。

  

实际上,这种废话连篇的仪式早就被一些人厌倦了;他们认为,这种并非发自内心的誓言不值得遵守;那些人认为他人同样也是这样想的。因此他们内心怎么想就怎么做,完全不在乎发过的誓;王子朝就是这种人。

  

王子朝是个非常有魅力、而且很能煽动起他人情绪的家伙;他对自己充满了自信,认为做什么都不是件难事——事实也正是如此。

  

周景王生前生活极尽奢靡,他的奢靡也带动了一些产业的发展,养活了大量的从业者。那些从业者包括:纺织工、刺绣工、裁缝、厨师、制革工、铸造工、雕刻工等等。工匠最多时高达上千人;大臣们互相攀比,也没少豢养工匠。结果工匠群体形成了很大的势力,甚至效仿军队、自发地组建立起各级领导机构。

  

周悼王登基后辞掉了很多工匠;他又剥夺了一些权贵的官职和俸禄,那些人不得不削减开支,过起正常的生活,大量工匠也由此去了工作;勉强留下的人也都降低了待遇。

  

工匠们只会吃权贵饭,却过不惯民间辛劳的生活。有些御用雕刻师竟然要靠劈柴捡粪维持生计,有些人甚至干起了苦力,所有失业者心中都充满了怨气。

  

王子朝趁机向工匠们许诺说,如果他们可以追随自己、推翻悼王、并拥立他为王的话,他将使他们重新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这样一来,那些心有怨气而又生活困窘的人就轻易地被王子朝拉拢过来。

  

夏六月十一日是周景王下葬的日子,王子朝趁机发难。他带领灵王、景王的龙子龙孙和失业的工匠们,还有近郊三个城邑武装起来的流氓,在送葬队伍返城的路上截杀刘文公。

  

但刘文公也不是一点准备都没有,他看见暴徒们气势汹汹向他冲过来,立即策马扬鞭逃走了。但他不是逃向空旷的沃野——那里有王子朝的设下的埋伏,而是逃进人流穿行的都城。他一口气穿过城市的中轴线,从对向的城门跑出去。

  

王子朝对周悼王解释说,刘狄违背盟誓,迷惑天子,想要借助天子之手铲除政敌;因此他想抢先除掉那个恶棍,以保卫王室的安全。面对这种空洞无物的说辞背后的真正原因,大家当然都是心照不宣的。

  

周悼王回到宫中,他的心情十分焦虑——王子朝驱逐刘文公,马上就会放手对付自己;“明知将死,却不知死期何时至”的情形,是最难熬的。

  

王子朝开始对王城实行“外出管制”,昔日繁华的都市变得冷冷清清,到处都是由士兵和佩戴统一标识的便衣流氓组成的巡逻队。

  

此时单穆公做了一件非常勇敢的事情,他跑进宫,把周悼王接回自己家里去了。他的这个举动使得周悼王暂时脱离了乱臣的魔爪,也破坏了王子朝的计划。

  

王子朝一边来回踱步,一边咒骂单穆公,却一点办法也想不出来。

  

王子朝的一个弟弟王子还说:“我们以群王子的名义请求周猛回宫,单旗那个老贼敢不答应?”

  

于是王子还带着十几个王子王孙来到单穆公家中,见周悼王说:“臣子们有一大堆的国事等着天子来决断,您不在宫中却躲在这里!太王以来,从来没有一个天子在大夫私宅处理公事,否则大夫的家朝就变成王宫了。天子还是和我们一起回宫吧!您对十几个兄弟的信任,加起来不会超不过一个单大夫吧?”

  

这样一来,周悼王又不得不跟随他们回去了。单穆公不敢再留在城内,立即和贴身侍卫们化妆成便衣流氓,借着夜色的掩护逃走了。

  

王子还一个不小心放又跑了单穆公,心中十分郁闷。如今单穆公、刘文公两人都脱离了控制,这种情况使得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王子朝连忙跑到召庄公府上,请他指点迷津。

  

召庄公道:“不杀单旗和刘狄,子朝登上王位也不会长久。我们和两人还没有达到兵戎相见的地步,不如以天子的名义,召他回来重新结盟。两人不敢不来——要知道,背弃盟约而干成的事太多了。”

  

大夫樊齐当时也在场,他后来对别人说:“召公说得根本就不是人话,那里能够获得成功?”

  

王子朝采纳了这个方案。他去见周悼王说:“臣只不过是为了防范刘氏同党作乱,不得已才发布了禁令;但是单大夫想得太多,竟然以为臣要对大王不利。我敢对天发誓,对王室绝无贰心;但是单大夫不信任我,所以我想和他再次为盟,请天子做个见证。”

  

周悼王既没有任何理由相信他,也没有任何能力拒绝他;对王子朝的任何要求,他只能一一照办。周悼王只得亲自出马,与王子朝沿着单穆公逃跑的路线一路追下去。他终于在轩辕山脚下赶上了疲惫不堪的单穆公。借着在周悼王的斡旋和见证下,王子和大夫们在相互怀着强烈的敌意的情形下举行了歃血仪式。

  

仪式过后,王子朝杀了一个喜欢到处嚼舌头的小人——子马——来取悦单穆公。这个人是双方都十分痛恨的,因此他在关键时刻被杀,凸显了他先前存在的价值。

喜欢子午春秋请大家收藏:子午春秋更新速度最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