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钢铁燃魂

第505章 以彼之道

钢铁燃魂 天空之承 3726 2020-10-08 19:27

  

  

“别担心,他们逃不掉。这里去华伦斯,划船得走130多里,天黑才能抵达。中途经过7个村庄、5个河港,但现在已经没有诺曼军队驻扎了……卡伦,你去通知我们的人,那艘小船上有我们的飞行员,让他们把它拦截下来,务必保护好我们的飞行员。”见斯蒂芬-周满脸忧愁,魏斯给了他一颗“定心丸”。

  

接受指令的游击队员是个瘦瘦高高的年轻人,他单枪匹马沿河流往下游方向奔行。没有马匹,也没有机动车辆,但这不是问题。单靠划船的速度,正常情况下不及徒步,除非有人打开水闸,为他们助力一把,但这种情况现在是不可能的。

  

经过一刻多钟的交战,游击队已经完全占领了水坝,残存的诺曼士兵放弃了抵抗。

  

“给指挥部发报,我们控制了河坝,让他们尽快做出安排。”魏斯向通讯兵吩咐。

  

“我们的部队会在这里空降吗?”史蒂芬-周询问。

  

“我不知道。”魏斯坦然回答,“但可以确定的是,他们很快就会派人把你们接走。”

  

“我倒是希望跟你们一起并肩作战,进一步见识你们的惊人之举。”史蒂芬周回应。

  

“等你返回部队之后,肯定还会参加对洛林的空中行动,没准要不了几个小时又会从这片区域飞过。到时候,如果可以的话,跟我们打个招呼,摆摆机翼,我们能看到这个信号。”魏斯笑道。

  

就在电报发出去没多久,一架非战斗型水上飞机从东北方飞来,降落在了河坝上游的水面。它很快靠近河坝,双方相互确认之后,游击队员们便通知包括史蒂芬-周在内的飞行员们登机离开。

  

在这架水上飞机停靠期间,天空中始终盘桓着四架战斗机,看来是为他们护航的。飞

  

怀着一种颇为复杂的心情,史蒂芬-周和他的同伴们踏上了返程的旅途。在返回己方基地途中,空中所遇见的皆是联邦军的作战飞机,而地面上诺曼人的各处军事设施都遭到或正在遭到联邦军的空袭。在这样的巨大压力下,诺曼军队想要赢得战役胜利已经是无法完成的任务了。

  

回到己方的航空基地,史蒂芬-周看到机场到处都是轰炸机和运输机,远处还有一艘艘钢铁舰艇。一队队陆军官兵在基地里行进,他们背着看起来有些笨重的作战背囊,戴着钢盔,背着武器,看样子是等待搭乘飞机或者舰艇前往战场。从这格外忙碌的景象来看,联邦军队正在推进一场大规模的空降行动,这想必能够大幅度的加快战役进程,将踏足联邦的诺曼军队彻底逐走。

  

史蒂芬-周和他的同伴们遗憾的没能看到,一艘联邦军快速运输舰在一队战斗机的掩护下抵达了刚从诺曼人手里夺回的河坝,它径直降落在了上游的河滩位置,数以百计的陆战部队士兵携带作战装备接管了这一地区。诺曼人在此地经营许久,虽然很多防御设施都被空袭砸了个稀烂,但稍加改造就能够重新用于防御和警戒。

  

河坝之战,是洛林战役转折阶段的一个小小缩影。在洛林的其他地区,在游击队和抵抗组织的策应下,联邦军队通过运输机和运输舰艇将六个突击师十多万部队投送到了洛林的各处战场,他们并不直接突袭城镇,而是在诺曼人部署较为薄弱的位置切入进去,将诺曼人在各处城镇和战略要地的联系切断,使得诺曼军队变成一个个孤立的、分散的存在。而后,联邦军队使出各种作战手段,或强攻,或围困,或威吓,或劝诱,使得诺曼人集结在东部和东北部的作战部队陷入到了首尾难以兼顾的尴尬境地。

  

在洛林,诺曼人的纸面实力依然很强,甚至能够在相当一部分战场发动反击,但失去了制空权之后,这种攻势往往只能在夜间和天气恶劣的情况下展开。一旦天气明朗,他们的地面行动便遭到联邦军队强势反制。打到这个份上,就算诺曼人如有神助,也再难以力挽狂澜了。于是,战役打响仅仅两周时间,诺曼人便转换了风格,迅速将他们在洛林的主力部队撤出了战斗。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联邦军的快速战斗舰艇和远程战斗机不遗余力地飞往莫纳莫林山脉,阻截和袭击诺曼人的飞行舰艇——他们此时正不分昼夜地将作战部队从洛林撤回后方。

  

诺曼人在洛林的军事力量迅速减弱,联邦军队开始以摧枯拉朽之势收复大片领土,一座座城镇重新升起了联邦旗帜,一处处据点在联邦军队的强大威慑下放弃抵抗。胜利的凯歌飘荡在洛林上空,游击队和抵抗组织得以在光天化日之下活动,民众群情激奋,将诺曼人遗留的设施悉数拔除。

  

这种快意而又紧张的日子很快结束,孤守在华伦斯和斯利恩的诺曼军队成为最后撤离的占领者。洛林战役进入尾声,进驻洛林的联邦军队开始筹划和准备对莫纳莫林山脉以西的作战行动,那些尚有用处的航空设施被迅速地利用起来。

  

经过一段时间的过渡和衔接,洛林游击队和抵抗组织卸去了战时的重任,勇敢的战士们又回归地方治安部队和预备部队的身份,而魏斯作为这片土地上最具传奇色彩的抵抗者,也自然而然地回到了洛林的行政长官的角色。跟上一场战争结束后的情形相同,摆在他们面前的任务是重建和恢复,而在这两方面,他有过一次相当完整的经验。在最为艰难的战争岁月中,他期盼着这一天早日到来,心中早有了计划,因而轻车熟路地展开工作。这种高效的做法令民众感到放心,也让外界诸多称赞。

  

就在魏斯以为自己的战争岁月就此结束着,军方派来了一位“老熟人”——他在巴斯顿军校的校长梵洛。现如今,白发苍苍的他是联邦最高军事委员会第三副秘书长的,他的到来,并非是为洛林的战后重建助力,而是受最高军事委员会的委派,组织研究游击与反游击作战——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戏剧性的变化,是因为联邦军队在攻入诺曼本土之后,迅速占领了诺曼帝国东部地区,但诺曼人并不打算放弃抵抗。在联邦军占领区,诺曼军民也组织起了游击作战,而且他们的效率和技巧让联邦军队大为惊讶。

  

在跟梵洛的面对面交谈中,魏斯得到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多年来的传统,让军方非常抗拒“军政同体”,除非他愿意放弃政界身份重新加入军队,否则,军方不可能委任他正式的职务。

  

梵洛解释说,退伍从政并非是对军队的背叛,军队将领们抵触的不是某个人,而是担心政界的思维和行事方式会让军队形成他们憎恶的风气。在他看来,洛林州长官的身份既是洛林民众的信任,亦是外界对他能力和声望的认可,得来不易,最好不要轻易放弃。

  

联邦军队担心被政界的风气“污染”,可他们的机制体制并不像自我标榜的那样“清明”,魏斯自然不会为他们的条件所动,因而特意感谢了梵洛的理解,亦表示自己将以力所能及的方式协助他研究分析诺曼人的游击战术,探寻破解之道。

  

在了解诺曼式游击战的具体情况之前,魏斯向梵洛询问,联邦军队在击败诺曼人之后作何打算——是长期占领还是战后撤离。

  

“我无法给你准确的确定的答案,因为很多事情并没有最终敲定下来。从我的视角来看,联邦军队有可能会在诺曼帝国维持军事占领,但不是全面占领,而是象征性的。联邦的自由精神决定了我们不会像诺曼人一样谋夺他国领土,只是前前后后三场战争让我们吃尽了苦头,我们不希望诺曼人时隔10年、20年或者是30年再次卷土重来。我们要确保他们接受和平协定,并长时间地贯彻下去,所以我们觉得有必要维持一支占领军来监督他们。按照初步设想,这些占领军会选择若干个驻扎地区,未必会在他们的首都,但一定会在他们的工业地区,直接观察和监督他们的工业生产,防备他们重整军备。”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个人的建议是采取相对温和的占领姿态,即:在正面战场上尽快击败诺曼军队,而在占领区维持宽松的策略,以免与诺曼民众的关系激化。以我们对诺曼帝国的了解,很多民众只关心自己的生活,对国家战略、战争胜负并没有明确的态度。如果占领军对他们维持正常生活没有太大的影响,他们应该不会有强烈的反抗情绪。当然了,这只是我相对片面的理解,也许不同地区的诺曼人会有不同的性格和情绪。毕竟在上一场战争中,我们只是前往了诺曼帝国西部的一个地区。和平年代我们,去过他们的首都,也在北部和东部地区访问过。别的不说,我觉得诺曼人特别是普通的民众,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样暴虐成性。”

  

梵洛想了一会儿:“你说的没错,但是现在,面对占领军,他们有种特殊的情绪,那也许跟他们近代以前的经历有关——他们认为自己的领土神圣不可侵犯。他们可以放弃对外扩张,也可以放弃征战杀伐,但他们不愿意忍受被敌人占领。所以在诺曼军队撤退之后,民众的抗拒情绪非常强烈,甚至有使用简陋武器向我们发动袭击的情况存在,而且不是个例。对于这些袭击者,我们提高警惕就能够防备,真正让人头痛的是那些有一定组织度,并且得到了诺曼军队支持的游击队。他们行动灵活,神出鬼没。在一些地区,我们尝试着改变策略,让军队收缩到军事据点,以便于控制整个地区,但这样一来,诺曼军队就有了更多的战术活动空间。他们可以策应正面战场,向后方投送少量精锐的空降部队。”

  

魏斯将梵洛传递来的信息归纳整理分析,得出一个结论:“如此看来,诺曼人是吸取了我们展开游击作战的经验做法,用差不多的策略来对付差不多的对手,说起来,还真是令人蛮头疼的。”

喜欢钢铁燃魂请大家收藏:钢铁燃魂更新速度最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