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三国狼烟行

第1070章 劫营

三国狼烟行 凉州大司马 2599 2020-09-20 08:48

  

  

凉州军在克洛水南岸安营扎寨后,再是埋锅造饭;鲜卑军放弃了突袭凉州军的计划之后,便屯兵于克洛水北岸。

  

鲁阿、锁奴两人还有一万鲜卑军步骑战死于凉州军之手的消息,不胫而走,迅速传遍了整个鲜卑军大营。

  

鲜卑军兵士得闻此噩耗,不啻于晴天霹雳,他们早就是吓怕了胆;如今的鲜卑军,早已是军心崩溃、士气大丧、战意消弭。

  

郝兰巴、乌桕两人充其量是有勇无谋之人,它二人根本算不上是将才,对于鲜卑军兵士厌战、退缩的实际情况,它二人早已是束手无策,只能任由这种情况继续糟糕下去。

  

夜色下,一脸凝重之色的郝兰巴、乌桕两人,紧锁眉头着眺望着河对岸的凉州军大营,死寂到压抑的气氛,笼罩着它二人,二人久久不发一语。

  

相较于克洛水北岸的死寂压抑,克洛水南岸却是人声鼎沸、一片欢声笑语,原来,凉州军是在大摆庆功宴。

  

凉州军的欢笑声,穿过营寨、越过克洛水,很是清晰的传到北岸。

  

凉州军的欢呼声,如同是一根根毒刺一般,深深地扎进了郝兰巴、乌桕两人的心头,令二人恨意弥心、怒气贯胸。

  

在郝兰巴、乌桕两人看来,在两万鲜卑军兵士听来,凉州军的嬉笑声,无疑是对它们赤果果的嘲讽和羞辱。

  

郝兰巴、乌桕两人,恨不能立马带兵杀到南岸,将凉州军给屠戮一空;早已是被吓破胆的鲜卑军兵士,只能是默默地隐忍着内心的屈辱,却始终是没有丝毫的战意和决心。

  

好半晌之后……

  

“鲁阿、锁奴两位头领本是去诱使敌军的,却反倒是中了敌军的阴谋诡计;南人鼠辈果真是些奸诈狡猾之辈!”

  

神色凝重的乌桕,暗哑着嗓子,沉声叹息起来,“如今,我军损失了一万步骑,余下兵士已无有多少战意,这克洛水……怕是挡不住南人军队呐!”

  

乌桕言罢,又是叹息连连起来;郝兰巴长长的叹息了一声,依旧是不言不语;两人心中的恨怒,只有它们自己才能体会到。

  

“一万大军,转瞬之间……就全死在敌军之手,我估摸着……这克洛水南岸敌军的数量,只怕是不少于两万人。”

  

眼见着郝兰巴沉默不语,乌桕实在是忍不得这当下的压抑气氛,它自顾自的沉吟道:“眼下,我军的可战之兵也就是两万人,在数量上也不占优势。

  

今日敌军大胜,必然是军心振奋、士气高涨,明日……敌军若是大举进攻,我军又该如何是好?”

  

乌桕发了一通牢骚,可郝兰巴依旧是不言不语,它就像是聋了一样。

  

数十息之后……

  

“大王令我等奇袭凉州军,现在看来,奇袭是没有机会了,我等只能是死守克洛水北岸,挡住敌军北上的进路。”

  

眼见着郝兰巴依旧是不言不语,乌桕沉吟几句后,便想着回营痛饮了,“今夜,本可以是我军的庆功宴,却没想到,反而是敌军的庆功宴,我也要去痛饮一番。”

  

“且慢!”

  

就在乌桕转身之时,郝兰巴沉声道:“我有一计,定破南人鼠辈。”

  

“是何计策?”

  

乌桕心下一喜,忙是问道:“你且说来听听!”

  

“敌军今日大胜,料定我军不会有所行动,必然是会放松警惕,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心中似有思虑的郝兰巴,神色中满是自信着沉声说道:“敌军的庆功宴足足是持续一个时辰,还没有结束的迹象;今夜,敌军必然是酒足饭饱、酩酊大醉……”

  

“你的意思是……”

  

还不懂郝兰巴说完,乌桕便已是反应过来了,“乘夜劫营?”

  

“正是!”

  

郝兰巴一脸郑重道:“若是错过了这个机会,我军就再无良机了。今夜不去劫营,等到了明日,敌军大举渡水北进之时,我军就只有撤退的份了!”

  

“好!”

  

乌桕思虑一番,甚是赞同郝兰巴的提议。

  

一个时辰后,凉州军大营的火把熄灭了一大半,整个军营内渐渐的安静下来;前去探查情报的鲜卑军斥候,也传来了凉州军防备松散的重要情报。

  

克洛水水面虽宽,水深却只有四五尺,人马都可以泅渡过去,这便是郝兰巴敢于夜间渡水的先决条件。

  

又是过了一个时辰,当夜丑时,留下三千守兵后,鲜卑军兵分三路渡过克洛水,悄无声息着来到凉州军的北、东、西三营外。

  

值此之时,整个凉州军大营内一片昏暗、死寂,营内只有为数不多的巡逻兵士,营门角楼上也不见有一个兵士。

  

约定进攻的时间一到,三路鲜卑军撬开凉州军营寨,气势汹汹着冲杀进营内。

  

直到此时,凉州军营内依旧是死寂一片,凉州军的巡逻兵士不声不响着逃往中营。

  

凉州军如此反常的举动,令郝兰巴、乌桕两人心生疑窦。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箭矢破空的声音传来!

  

很快,撕肝裂肺的嘶嚎声、鬼哭狼嚎一般的惨叫声,连绵不绝的炸裂在凉州军的北、东、西三营处。

  

身处凉州军西营的乌桕,大惊失色、惊慌失措之下,正欲拨马转身逃命之时,一道惨叫声、一道悲鸣声划破了苍穹。

  

只见,乌桕连同它的坐骑,早已是应声倒地,它俩的身上早已是布满了箭矢,它俩死的不能再死了。

  

身处凉州军北营的郝兰巴,只因不在其军队伍的前头,总算是逃过一死。

  

身处凉州军三营内的鲜卑军兵士,惊慌失措之下,只能是相互拥挤、推搡着四处逃命。

  

凉州军的“箭云”,一片接着一片的覆盖而来,鲜卑军的兵士成片成片的死去。

  

郝兰巴刚是逃出北营,便碰到一支突杀而来的凉州军铁骑,它无心恋战之下,正欲逃命之时,庞德奋起手中截头刀,一刀将其斩成两段。

  

至于留在凉州军三营处的鲜卑军溃兵,则是被埋伏于营外的凉州军步骑突杀殆尽。

  

就在克洛水南岸发生战斗之时,北岸的鲜卑军营寨,则是被吴班、霍峻率兵攻破,营内的鲜卑军败兵尽皆被突,无有一人能苟活下来。

  

原来,今夜的这场战斗,又是出自马谡的建议,凉州军故意是大摆庆功宴,诱使鲜卑军前来劫营。

  

半个多时辰后,克洛水沿线的战斗彻底结束,两万鲜卑军全军覆没,凉州军缴获颇丰!

喜欢三国狼烟行请大家收藏:三国狼烟行更新速度最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